未雨绸缪——阿比特龙治疗前移,专家共话为前列腺癌患者带来的明确获益

236
发表时间:2019-09-26 11:39来源:中国医学论坛报

  转移性前列腺癌(mPC)患者中部分是预后较好的转移性激素敏感性前列腺癌(mHSPC)患者,但这一阶段的患者进展后将转变为转移性去势抵抗性前列腺癌(mCRPC),预后显著变差。一直以来,阿比特龙是mCRPC患者的一线内分泌治疗用药。随着近年STAMPEDE、LATITUDE等大型研究“出炉”,显示出对于具有高危因素的mHSPC患者加用阿比特龙和多西他赛治疗,其总生存期(OS)能够获得显著改善。为此,本报特别采访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夏丹教授与汪朔教授,旨在从前列腺癌专家角度,聚焦前列腺癌内分泌治疗策略,并阐述阿比特龙治疗阶段前移为患者带来的明确获益,从而为阿比特龙今后尽可能早期使用提供明确思路。


XW201909261.png

XW201909262.png     


夏丹教授:内分泌治疗至关重要,合理规划用药时机


01 内分泌治疗在前列腺癌治疗中举足轻重,为患者带来有效、低毒的良好手段

  聚焦我国前列腺癌发病情况,呈现逐年上升的趋势。与此同时,前列腺癌发病还具有一定地域差异,例如经济欠发达地区晚期患者相对较多。

  对于诊断mPC患者的治疗手段,主要包括内分泌去势治疗与雄激素剥夺治疗(ADT)治疗,近年ADT单药治疗也运用的较多。面对ADT等使用较多的传统药物治疗,大多数前列腺癌患者在治疗初期较为敏感,但不可避免地,都会逐步发展成为mCRPC。而内分泌治疗在前列腺癌治疗当中的地位举足轻重,无论何种类型的患者都需要应用内分泌治疗药物,发挥有效治疗作用。


02 结合循证,阿比特龙+泼尼松+ADT治疗为临床决策带来启示

  阿比特龙是新型的内分泌治疗药物,主要用于mCRPC一线治疗。其实,对于已经出现激素抵抗的患者,有效治疗手段已经很少,扭转局面已经十分困难。由此,临床当中不禁思考为何不将阿比特龙这类新型治疗药物的使用时机提前,从而在患者未发生激素抵抗时就及时地给予有效治疗。

  基于这样的诊疗思考与治疗理念,开展了多项针对高肿瘤负荷mHSPC患者早期使用阿比特龙的临床研究,旨在明确阿比特龙早期应用能否带来更好的治疗效果。LATITUDE 研究就对比了阿比特龙+泼尼松+ADT与安慰剂+ADT在高危mHSPC患者中的治疗疗效。结果显示,与对照组(安慰剂+ADT)相比,试验组(阿比特龙+泼尼松+ADT)患者的中位OS显著延长(36.5个月对53.3个月),同时患者的死亡风险降低达34%。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在LATITUDE 研究具体分析数据中显示,不仅在高肿瘤负荷亚组,阿比特龙+波尼松组能够较安慰剂延长患者OS与无进展生存期(PFS),即使在低肿瘤负荷的亚组患者中,阿比特龙+泼尼松同样能够较安慰剂显著延长患者PFS、降低进展或死亡风险,这样对于高危与低危患者都能够获益的研究结果也是令人十分振奋。(研究详情见后)


03 聚焦前列腺癌内分泌治疗策略,选择用药至关重要

  一般来说,通过早期筛查的不断开展,使得早期患者数量增加。对于出现骨转移、内脏转移的高肿瘤负荷mPC患者,当下传统内分泌治疗药物已经不能满足其治疗需求,这个时候增加化疗、新型内分泌治疗药物阿比特龙等,能够使患者在短时期内快速降低肿瘤负荷、PFS得到显著延长,从而延缓患者进入mCRPC的阶段,提早干预将为患者提供更大的生存获益。


汪朔教授:用好前列腺癌新型治疗“武器”,为患者争取更大程度获益


01 关注高危mPC患者,我国前列腺癌发病不容忽视

  近十年中,我国前列腺癌发病急剧升高,并且从前列腺癌数据联盟所公布的数据来看,与国外前列腺癌发病情况所不同的是,我国60%~70%的前列腺癌患者都是伴高危因素的。基于浙江省前列腺癌筛查工作开展较早,但目前新发病例中伴高危因素的患者仍然占半数左右。面对这样的发病现状,如何对前列腺癌患者进行早期筛选、早期发现其中伴高危因素的患者,从而给予早期有效的治疗是摆在我国前列腺癌临床医生面前的一道难题。


02 新型药物出现在前列腺癌治疗领域,有效延长患者生存

  由于前列腺癌这类疾病具有较强的异质性,部分mPC初始接受内分泌治疗能够获得较好预后,但对于其中伴高危因素的患者,很大程度会发展成为mCRPC,而这类患者往往对于药物治疗不敏感、进展快,预后较为不好,同时当前临床中依然没有良好的治疗手段。

  近年来,从多项临床研究公布的数据来看,随着多西他赛、新型药物阿比特龙等的出现,为前列腺癌患者的治疗带来曙光,能够有效延长患者生存。尤其是循证证据显示,对于伴高危因素或高肿瘤负荷的mPC患者带来PFS与OS等多方面的获益,这也是这一诊疗领域出现的较大进展。


03 优化伴高危因素mHSPC患者治疗,阿比特龙联合方案带来更多希望

  对于伴高危因素的mHSPC患者,往往已经失去了手术治疗的机会,虽然小部分寡转移患者能够接受局部手术治疗,但为患者带来远期获益仍无证据。随着STAMPEDE、LATITUDE等大型临床研究的公布,证实在前列腺癌患者还未出现去势抵抗时就予以使用,尤其为伴高危因素患者带来明确的生存获益。由此提示,将阿比特龙这类新型治疗药物提前用于mHSPC阶段,后续将为患者带来更多的治疗手段以及潜在获益。从个人临床实践经验看来,前列腺癌患者接受ADT+阿比特龙方案,使得肿瘤明显控制、缩小,甚至能够为患者争取到局部手术的机会。

  总的看来,前列腺癌无论处于激素敏感还是激素抵抗,到了复发转移的晚期阶段,阿比特龙这项新型药物为外科手术治疗提供更多机会、治疗范围也会更大。对于外科临床医生,尤其要看到当前手术+全身治疗已经是前列腺癌的标准治疗方式,不能仅依靠单一的治疗手段,而是需要通过综合治疗为患者带来更多获益。临床实践中也需要尽快转变观念,经过充分沟通后,在合适的患者中尽早采用新型内分泌药物治疗。


  两位专家在采访中也均表示,基于阿比特龙对这类mHSPC患者的有效获益,呼吁尽快将阿比特龙用于mHSPC适应证的政策落地,从而为前列腺癌患者的生存获益落到实处,将循证数据转化为临床实践,相信必将带来很大的福音。


扩展阅读



      LATITUDE研究是一项在34个国家235个临床中心开展的随机、双盲、III期临床试验,共纳入1199例新诊断的高危mHSPC患者。主要研究终点为OS和影像学无进展生存期(rPFS),中位随访51.8个月。


  结果显示,与对照组(安慰剂+ADT)相比,试验组(阿比特龙+泼尼松+ADT)的中位OS显著延长(36.5个月对53.3个月),死亡风险降低34%(图1)。


XW201909263.png

图1 意向治疗人群总生存的Kaplan-Meier曲线


   XW201909264.png

图2 意向治疗人群总生存的亚组分析


  在事后探索性分析(图3~4)显示,在在高肿瘤负荷亚组,阿比特龙加泼尼松组较安慰剂组的中位OS显著延长(49.7个月对33.3个月),死亡风险降低38%;中位rPFS明显延长(33.1个月对14.7个月),影像学进展或死亡风险降低54%。


XW201909265.png

图3   高肿瘤负荷亚组治疗人群总生存与FFS的Kaplan-Meier曲线


  在低肿瘤负荷亚组,阿比特龙和泼尼松组和安慰剂组的中位OS均未达到;阿比特龙和泼尼松组中位rPFS显著延长(49.8个月对22.4个月),影像学进展或死亡风险降低41%。不仅如此,阿比特龙+泼尼松+ADT治疗可降低后续疾病进展风险达42%,延长PFS2至53.3个月[风险比(HR)为0.58,95%可信区间(CI)0.49~0.68;P<0.0001)。


XW201909266.png

图4   低肿瘤负荷亚组治疗人群总生存与FFS的Kaplan-Meier曲线


  原研阿比特龙经历了漫长、严谨的临床试验和审批上市过程,从1990年初步合成,1997年临床I期试验,1998年获全球专利,2010年取得关键性III期临床试验数据,再到2011年于美国和欧洲上市,可谓是20年磨一剑。


编辑整理丨中国医学论坛报   刘芊

(转自:中国医学论坛报今日肿瘤公众号)

友情链接:
青峰医药集团有限公司
地址:江西省赣州市章贡区站东大道8号
电话:0797-5560800,5560600 传真:0797-5560620
快速导航: